泓文

緣起,一個很單純的理由:覺得自己該動一動了,這個想法開啟了我與瑜伽的緣分。 我的第一堂瑜伽課,簡直只能用「慘不忍睹」這句話來形容-身體僵硬到極致,對於每個動作都感覺到力不從心,然而我生性就是個逞強的人,哪裡跌倒哪裡爬起,自此而後,我天天瘋狂練習瑜伽,有時一天趕個兩場也樂此不疲,除了身體上的活動之外,瑜伽帶給我最大的助益在於身與心靈的連結,練習之後身心的安穩平靜,彷彿有些內在的感動被喚醒,我因此愛上瑜伽。雖然懷抱著一股熱情,但卻缺乏對於正確練習的了解,過度拉伸肌肉關節的結果是長久下來受傷而不自知。終於有一天,我的疼痛在一個Upavishta konasana的前彎動作中完全爆發出來,我無法控制地流下淚來。我被瑜伽拒絕了? 
受傷後的我非常沮喪,暫停了一切的練習,電療熱敷貼紮∼復健之路非常漫長,思緒開始躁動的我極度想念瑜伽墊上的練習,想念那個揮汗如雨卻能安住當下的自己,我決定要回到瑜伽的練習。 為了更安全的練習,這段沉潛期間我開始涉略了相關網站、書籍,參加了瑜伽解剖學的研習,也加入了師資培訓以期更完整地學習瑜伽知識。來到教學 ,從懵懂的瑜伽練習者,到成為瑜伽教學者,一頭栽入浩瀚的瑜伽世界中,十多年的光陰飛逝了,很開心仍保有教瑜伽、學瑜伽的熱情,也一直不放棄追求科學與安全兼俱的練習方式。瑜伽教學的開始,是生命中的另一個契機,對於練習曾受過傷的我來說,對正位的堅持深深影響了我日後的教學,我期許自己,除了正確的自我練習以外,也要帶入正確負責的教學,現階段仍在努力修習相關的師資培訓。學習謙卑成熟的稻穗,總是垂下頭來。瑜伽的練習也是如此,當我一次一次站上瑜伽墊,在身體的行動當中看見自己,看見那些不足的,看到那些掙扎與需突破的,沒有悲也沒有喜,只有更謙卑更勤奮的練習。